【灵璧家园网】和谐灵璧★温馨家园

 找回密码
 欢迎您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8|回复: 2

[原创小说] 如果有爱情,一定是你们这般模样——高原系列之五(灵璧谢金陵)

[复制链接]

150

主题

341 小时

在线时间

36

钻石

家园天使

Rank: 6Rank: 6

魅力公主优秀园友家园新秀家园才女

UID
23062
铜钱
11669 串
大洋
4928 块
金币
1441 枚
精华
17
帖子
226
发表于 2019-7-31 11: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更深度了解灵璧家园,那就请您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欢迎您立即注册

x



第一眼看到六儿和阿乐,感觉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都是饱满圆润的脸型,大额头,端正的五官,明朗阳光的笑容。六儿个子不矮,稍微穿双带跟的鞋子就和阿乐差不多高,丰满的体形看起来珠圆玉润。阿乐刚刚想发福,和六儿比体形的时候,会用力吸气,把稍微凸出的肚子使劲朝里收,然后说:“哥们不算胖啊,体形很标准的。” 我们便会一起大笑起来。
得知他们是新婚小夫妻的时候,我感叹:“你们很有夫妻相,可夫妻相要两个人经过共同生活很多年才能形成,你们这么年轻就有夫妻相,可见缘分多深啊。”
六儿抿嘴一笑:“我们恋爱了整整十三年,他也整整追了我十三年。”
六儿是个心直口快的女子,阿乐则显得儒雅内敛,他们在车上车下,总会不自觉的秀恩爱。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度让我们都或多或少的高反着,六儿看起来身高马大,丰满健康,可缺氧的折磨让她时时陷于头痛或恶心的状态之中。同样在高反中的阿乐眼里都是六儿,六儿如果坐在副驾驶,阿乐便会坐在她身后,时时探着脑袋问六儿:“难受吗?晒吗?渴了吗?饿了吗?”然后转过身在后面的行李堆中不厌其烦的翻找六儿想要的东西。倘若坐到了一起,六儿便把脑袋靠在阿乐的肩膀,像一只乖巧安静的猫,阿乐努力的挺起肩头或调整着姿势,尽量的让六儿舒服些。倘若在一起吃饭,阿乐便会替六儿不停的夹菜,六儿如果很安然的受用,阿乐便会非常的开心,六儿如果皱着眉头,全无胃口,阿乐会忧心忡忡的看着六儿,饭量也随之减少。下了车看风景时,两个人手拉着手,或是形影不离,或是前后追随,阿乐让六儿摆各种各样的造型,乐此不疲的为六儿拍照,好像六儿的随身摄影师……     
在我们的眼睛里,阿乐不仅是六儿的好伴侣,更像一位兄长般的亲人,把六儿呵护得如同一个不愿长大的孩子,又像一块甜蜜得随时要融化开来的奶糖。所以,当我在边防证上看到阿乐居然比六儿小三岁时,实在是惊讶了一把。
我们彼此非常熟悉之后,六儿告诉我,阿乐是她的邻家弟弟。阿乐喜欢上六儿的时候,在六儿眼里,阿乐还只是个小屁孩。
从出生年份上看,阿乐小六儿三岁,从月份上算,阿乐只比六儿小两岁,阿乐生在九零年的年头,六儿生在八七年的年尾。六儿想象中的男朋友,个子高高大大,年龄也比自己长上几岁,年长而又高大的男孩从外形上看会给人安全感,从内心上可以给自己归属感。于是六儿把这个理由当作挡箭牌认真的拒绝阿乐,阿乐瞪着圆圆的眼睛很认真的反驳:“你就只比我大两岁,两岁而已。”六儿板着面孔:“大一天你就只能做弟弟,只能是我弟弟。”阿乐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小龙女比杨过大那么多,还差辈,到头来还不是终成眷属?贝克汉姆也比维多利亚小两岁啊。所以他并不觉得年龄是障碍,只要她在他的世界里,他就可以调节时间的速度,让自己尽快的长大,让她渐渐的变小,渐渐的,一直成为他怀抱中的小姑娘。
整整十三年,阿乐跟在六儿的身后一路狂追,六儿考上了重点高中,阿乐追着考进同一所高中;六儿考进了大学,阿乐追着考进同一所大学;六儿找工作,阿乐跟在后面去了同一所城市;六儿的单位稳定了,阿乐也经过努力坐在了六儿对面的办公桌前。
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这样一路忠心耿耿坚毅不拔的追求和爱恋,再也逃无可逃的六儿只好乖乖的束手就擒。
新婚的那天,阿乐在朋友圈晒出他们的结婚证。照片上,大红的背景,粉色的情侣衫,喜气盈盈的笑容,六儿秀美端庄,阿乐儒雅阳光,两个人宛如连体婴儿般紧紧贴在一起。他们有一张婚纱照,粉红的朦胧光圈中,阿乐充满男性力量的手轻轻牵住六儿纤细修长的手指。阿乐在照片下写道:“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六儿和阿乐说:“我们的蜜月应该在西藏度过。”
阿乐说:“好,我陪你去西藏。”
六儿说:“我想去最高的海拔,最远的秘境。”
阿乐说:“好,我陪你去天上阿里。”
于是,阿乐和六儿从大北方的蒙古草原出发,一路朝西,穿越了三千三百多公里,一起来到了西藏这块神秘的土地上。
下了车,站在了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之上,六儿严重的高反,头痛,恶心,食欲不振,无法睡觉……同样高反着的阿乐因为担心六儿的身体,把自己身体上的各种不适丢在了脑后,围着六儿团团转,给她买药,为她按摩手心脚心,讲各种各样好笑的段子分散她的注意力……
爱情是减轻高反最好的良药。第二天,他们一起牵着手去了布达拉宫,逛了八廓街,站在大昭寺的楼顶看廊檐下的喇嘛们辩经,进了甜茶馆喝了甜茶,吃了藏面,在玛吉阿米的长队中穿了过去,仰望着黄楼上仓央嘉措和他情人曾经约会的地方……
阿乐对六儿说:“如果我是仓央嘉措,我也不要那个王位。”
六儿笑眯眯的看着阿乐,阿乐接着肉麻兮兮的说:“我只要眼前的这个姑娘。”
六儿推拥了阿乐一下:“美得你啊。”
阿乐美美的笑,握住六儿的手说:“西藏最相信转世轮回,我们肯定是经过很多道的转世轮回才寻找到对方。”
在玛吉阿米的楼下,在充满沧桑的又如同梦幻一样的古老街道上,拥挤的人群从他们身边分流而过。他们两个站在这里,多像一个美好到虚拟的梦幻。就在数百年前,雪域之王的仓央嘉措为了爱情偷偷的在这里和他的情人相会,而现在,他们的灵魂漂泊在何方?阿乐和六儿紧紧握住彼此的手,为相互的心意贯通和爱恋而彼此怜惜。
他们在拉萨休整了三天,直到六儿的身体完全适应了高原的气候。
第一天阿里北线的行程中,六儿和阿乐见到了传说中的羊卓雍措。湛蓝的湖水如同腰身纤细的窈窕淑女,在群谷重山间舒展着曼妙的舞姿。
在海拔4441的高度,我感觉到了呼吸费力,脑袋沉重,脑后如同棍棒敲击,疼痛难忍。我坐在半山坡上朝羊湖的方向端望,看到六儿和阿乐相行相随的身影。阿乐让六儿在他的镜头中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然后六儿也为阿乐不停的按动手机的快门。他们见证着圣湖的美丽,圣湖见证着他们的爱情和幸福。真正的爱情应该就是这种模样吧,可以追随你到天涯海角,可以把彼此宠成天真的孩子。
平枯措的湖水前,背后是环围的山脉,面前是如链的雪山,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被湖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蓝色石子。六儿一次次的在石子河滩上跳跃着,让阿乐抓拍她跃向半空中的瞬间,她完全忘掉了高反的困扰和痛苦,和阿乐开心的笑着闹着。阿乐披上了阿芳的红色头巾,在六儿的镜头里扭捏出各种女子的娇媚姿势,惹得我们大笑不已。幸福是可以传染的,在这样纯美干净的胜境中,这样一对美好的情侣真让人陶醉。
在珠峰数十人一间的宿营地帐篷里,五千多米的海拔让六儿再次陷入严重高反的痛苦之中。他们从珠峰跟前的绒布寺一带山峰转悠过一圈回来后,筋疲力尽的六儿低着脑袋猫在一边,阿乐照顾她吃了面,喝了甜茶,然后打开铺盖,整理床铺。他和六儿头并头朝向外侧,六儿长长的黑发从他的臂弯里披散下来,安静温顺得像一只猫。在空气稀薄令人辗转难熬的长夜里,有人在翻来覆去,有人在深深的吸气,也有人在轻微的呻吟……六儿和阿乐却安静着,好像睡得安稳沉酣。第二天,我看到眼睛红红的阿乐和精神显然轻松很多的六儿,习惯性的向他们招呼:“睡得好吗?”
六儿温柔的微笑:“睡着了。感觉轻松多了。”
阿乐伸展着胳膊苦笑着:“我怕她睡不好,一夜不敢动,胳膊压得没有知觉。”
我和阿芳忍不住笑起来,为阿乐的痴,为六儿的傻。
我们是在古格王朝的行程之后和他们分的手。
行程已经走了一半,我们四个人都适应了高原的气候,几乎消失了高反,一个个满怀信心的面对着以后的行程。从海拔五千多米的冈仁波齐神山回来,在塔尔钦醒来的一大清早,神清气爽的我把包里的氧气瓶掏出来丢给六儿,很自豪的说:“送给你们留个纪念,我不再需要了。”阿乐笑着打趣:“你可别大意,后面还有一半路程。”我自信的说:“六儿的身体差,她的高反可能会反复,让她多注意一些就行。”我并不能料到一语成谶,六儿果然因为严重的高反被送进了医院,第二天退出了阿里的行车,乘飞机飞回了他们的家乡。
六天的融洽相处,腼腆的扎西师傅完全融入了我们这个小集体,和我们成为了朋友,在路上一直笑声不断。
六儿说:“阿里行程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玛吉阿米吧,我们来之前在玛吉阿米门前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也没能等上。”
我说:“那是爱情的巢穴,你们两个人去正好,我们单身去没有意思。”
阿芳说:“到时候我们四个一起去。”
在前面开车的扎西师傅连忙说:“别落下我啊,我也要去。”
我们哄笑着,说:“好啊,好啊,师傅到时给我们唱藏歌,跳锅庄舞,我们再要上几瓶啤酒,拉萨牌的,来他个一醉方休。”
古格王朝行程结束时,七点钟的太阳依然高高的挂在半空,经历几天四五千米的高海拔,回落到三千八百多米的扎达土林,简直像回归氧气充足的大平原,身体轻盈,精神轻松,一个个像充足气的皮球,富裕的精力无处释放,随时准备着雀跃而起,谁也不肯先回到宾馆休息。
扎西师傅把车在宾馆的院子里停好,从车里取出了几张垫子,又在宾馆附近的小饭店里抱出了一箱啤酒,很快乐的朝我们摆着头:“走,我带你们去一个有绿树花草的地方喝啤酒。”在满眼荒凉到处砂石土块的高原上,视野里除了苍黄和湛蓝,很少出现绿色。迟来的雨季和过高的海拔使得任何的植物都难以在这里落地生根,所以有绿地花草的地方如同漫漫沙漠中的泉水,稀少而又珍贵。
我们欢呼起来:“师傅太好了,居然要请我们客。”
扎西师傅当时是为了兑现自己的一个诺言,而我们则是为了庆贺熬过了几天来最艰苦的行程。我们当时的心态都很放松,高反已经消失,海拔降到几天来的最低,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最最重要的,我们来自三个民族的陌路人,友谊一路高歌,消弭了彼此的怀疑和抵触。这一切,都值得好好的庆贺一下,却不料,这成了我们和六儿夫妇的最后欢聚。
万事开头难,阿里之行也是如此。虽然我们四个人在拉萨分别都休整了几天,真正进入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的高原地带,剧烈的高反迎头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第一天的行程是羊卓雍措、卡若拉冰川和江孜古堡,晚上住宿在日喀则。
进入羊湖需要翻越五千多米的岗巴拉山口,在翻越山口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有了高原反应,到了羊湖,坐在半山坡向下面眺望湖水的我痛苦得像一只割断脖子的鸡,拼命的呼吸着瘠薄的空气,可怎么也填不满沉闷的胸膛。过了卡若拉冰川,再抵达江孜古堡,我面无人色的下车,抱着胸口,蹲在古堡前的广场上,想吐却吐不出来。阿乐陪着六儿站在车前调整状态,情形并不比我好多少。晚上在日喀则的宾馆里,原本打算出门逛逛小城的我们都缩在了宾馆的大床上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遥望十三天的行程,一个比一个惊心动魄的海拔数字,止不住的绝望和无奈。第二天在驶往珠峰的路上,为了振作我们的士气,扎西师傅说:“跑完大北线,我请你们喝啤酒,我们拉萨自己生产的啤酒。”
我翻着白眼说:“要喝早喝,以毒攻毒,可以忘记高反的痛苦,到时都各走各路,喝分手酒多痛苦啊。”
阿乐小两口和阿芳一起赞同着:“是啊,是啊,师傅,俺们到地方就找家馆子点几个菜喝点啤酒,好不好?”
扎西师傅说:“现在不行,海拔都在四五千米,你们肯定不能喝酒,过几天到了扎达,海拔和拉萨差不多,逛完景区后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请你们好好的放松一下。好风景还在后面呢。”
现在想来,我其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当时,谁会想到事情会演变得如此糟糕呢?
扎西师傅扛着啤酒箱拎着垫子在前面引路,我们在后面兴高采烈的跟随。果然,宾馆朝北,两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一片矮矮的小树林。小树林的背后,则是矗立在蓝天白云下的扎达土林,旷远苍凉雄浑嵯峨的黄色土林把眼前的这一小片绿意映衬得分外娇媚可人。很多藏族同胞或卧或坐,三五成群的聚在树荫下,草地上铺着垫子,上面放满各种各样的食物和饮料酒水,制造的垃圾也扔的到处都是。
扎西师傅在林子外面的一丛灌木前把啤酒箱放下来,一面摇头一面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放进一只塑料袋中,收拾干净后把垫子铺在草地上让我们分别坐下。因为只有四张垫子,我想直接坐在草地上,扎西师傅止住我:“草里全是水。”他用脚轻轻的拨开草层,我惊奇的看到里面果然浸满了水汽。扎西师傅脱了身上的皮外套铺在草地上,很自在的盘腿坐在了上面,打开啤酒箱。阿芳从背包里掏出了小点心,六儿和阿乐翻腾出了辣条牛肉干,我找出了几根火腿肠,我们把这些小零食放在草地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发放啤酒的时候, 阿芳笑嘻嘻的说:“哎呀,我的酒量不行。”阿乐说:“我的酒量一般般。”六儿笑:“我喝一口酒都会上脸,呆会我脸红,你们不准笑话我。”我笑道:“你们小两口是蒙古族,阿芳是东北人,应该最善饮,合着你们都不能喝酒,我这个安徽人反倒比你们厉害是不是?师傅,为我们唱支你们民族的歌曲,俺们一起端起来。”
都说藏族人生下来就会唱歌跳舞,对他们来说,唱歌跳舞就好像穿衣吃饭。我特别想听普通的藏族人怎样展开他们的歌喉,他们又是怎样跳起欢乐的锅庄舞。扎西师傅的嗓音很不错,低沉缠绵,富有磁性,跟着音乐绝不跑调,但和他所向披靡的无敌驾驶风格完全不同,他实在太腼腆了,只是在喉咙里低低的哼唱,听得我们心痒难耐,一起在车里吼起来:“师傅,唱起来,师傅,唱起来。”
嘿,这一招常常会让师傅娘们一样涨红了脸,声音反而在喉咙里越压越低。到最后只剩下憨厚的微笑挂在嘴角的髭须上。
现在扎西师傅一手握住啤酒瓶,一手托着瓶底,把酒瓶朝向我,黑红的面孔上荡漾着诚恳的笑意,黑色的眸光真诚的看着我,对着我唱起了劝酒歌,他用的是藏文,我们并不能听懂其中的意思,但婉转别致的曲调荡漾着我们的心绪,欢快温情的氛围发酵着我们的情绪,阿芳和阿乐小夫妻禁不住跟着节奏打着拍子,我跟着歌曲摇晃着身体,一曲结束,大家大声的喝彩,热烈的鼓起掌来,对我喊着:“喝起来,喝起来。”我的热血被激动了,举起酒瓶竖向口中,咕咚咕咚灌下去几大口,然后对着大家晃了晃酒瓶。
阿芳拍着手欢呼,六儿和阿乐也兴奋的鼓掌。扎西师傅把启开的酒瓶又分别端向阿芳和阿乐小夫妻,他们也和我一样,熏熏然飘飘然,把瓶子相互撞得叮当作响,用藏语欢呼着:“色令,色令,扎西德勒。”大家分享着彼此的零食,把辣条和小点心吃出了海参鲍鱼的感觉,笑声在小树林里荡漾着,惹得树林深处的藏人向我们这边不住的探过头来。
如果不是六儿出了问题,那天的欢宴将是我们行程中最为圆满幸福的时光,六儿是在喝完一整瓶啤酒的时候把脑袋低下去的。扎西师傅和阿乐已经对着喝完了两瓶啤酒,我和阿芳的第二瓶啤酒喝了一半。阿芳果然没有说谎,一瓶啤酒下肚,酒意就涌上了她的脑袋。她的脸上绽放了桃花,眼睛里也绽放着桃花,拉长声音一脸满足的叹息着:“能认识你们多好啊,和你们在一起我好开心。以后我们约定,每年都要聚一次,为了我们伟大的友谊,干一杯。”
我豪气十足的展望:“明年再聚,我们肯定会增添人员了。阿芳,你一定要带着男朋友,六儿,你和阿乐带着你们的爱情结晶。到时,你们的宝贝一定要取个和高原相关联的名字,能在这个圣洁的地方缔结你们的爱情果实,这个小宝贝该多幸运啊。我到时会带着女儿来,她那时应该考上了研究生,我要陪她一起走遍高原。你,扎西师傅,一定带着嫂子过来,嫂子的歌喉和舞姿肯定比师傅更厉害。”
扎西师傅握住啤酒瓶微笑着深深的点头。
阿芳抱着我的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头,醉意惺忪的嘻嘻笑着:“你们肯定都能行,但我不行,找男朋友的事不由我说了算,得由缘分定。”
我指着把脑袋倚靠在阿乐肩膀上的六儿说:“就找个像阿乐那样的,只要他真心实意的爱你,对你好就行,你看六儿多幸福。”
阿芳拍了一下巴掌笑道:“哎呦喂,姐姐,这个难度系数有点大,我也想找个阿乐哥哥这样的,找了二十多年,愣没遇上……”
阿乐笑:“肯定是你太挑剔。”
扎西师傅替阿芳出主意:“那就留在我们西藏吧,万一在我们西藏遇上了,直接就可以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我们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六儿的不对劲,从脖子以上,连带她的整张面孔,全部涨红着,好像肿起来一样。呼吸也有些粗重,脑袋低低的垂着。我有些担心的问:“六儿,你没事吧。”
六儿把脖子上的丝巾拽起来捂住面孔难为情的说:“我的皮肤酒精过敏了,你们不准笑话我难看啊。”
兴奋中的阿乐侧过面孔看着六儿:“要紧吗?难受吗?”
扎西师傅和阿芳也一起关切的说:“是啊,不能喝就不要喝了。”
蒙古族豪爽不羁的天性在六儿的血液里爆发了,她把第二瓶开了盖的啤酒向着大家举起来:“没事的,来,师傅,谢谢你的啤酒。大家以后到蒙古草原来,我们一定盛情的款待你们。”扎西师傅把六儿手中的啤酒接了过去,双手捧着酒瓶,合掌向胸前,虔诚的向六儿唱起新的劝酒歌。六儿笑得沉醉开心,面孔越发红彤彤的。歌曲结束,六儿双手接过酒瓶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扬起脖子,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大口。然后她豪爽的抹抹嘴角,依然笑眯眯的把脑袋靠向阿乐的肩头,看着我们在一起调侃打趣。
是突然站起来的阿乐中断了热烈的已经酒意醺然的气氛。他有些抱歉的跟大家说:“六儿有点不舒服,我带她先回宾馆休息。”
我们都停下来,一起看向六儿,满面绯红的六儿看上去像只被蒸熟的龙虾,呼吸有些急促,她指着胸口说心跳的有些快,想回去歇歇。
我们要起身送他们,两个人摇着头让我们继续,酒店离小树林很近,所以阿乐扶着已经有了酒意的六儿向我们道别时,我们并没有太过的在意。
他们走远以后,扎西师傅担心的问:“六儿醉了吗?他们不会有事吧?”
我不以为意的举起酒瓶:“蒙古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酒浆。这点啤酒算得上什么?六儿只是皮肤过敏,睡一觉就会退下去。不会有什么事情。”
阿芳晕乎乎的笑着:“我是酒量最小的,看,我都没事,六儿姐姐更不会有事。来,师傅,再唱支藏族的歌曲给我们听吧。”
那时,我们都没有想到,年轻的六儿居然心脏有些小毛病,他们回到酒店没有十分钟,扎西师傅就接到了阿乐的电话,阿乐在手机那端几乎要哭出来:“师傅,你快过来,六儿得送医院。”
接到电话的扎西师傅起身就向酒店奔去,没走出两步远又折回来吩咐我和阿芳:“我把他们送过去,你们在这里等我消息。”
有了酒意的我和带着醉意的阿芳呆在小树林等待着六儿的消息。
阿芳把两只垫子接到了一起,躺在我的身畔痴痴的说:“姐姐,六儿姐姐是不是很严重,要不怎么会送医院里?”
我故作轻松的说:“可能是阿乐太紧张了,你知道的,他太在乎六儿了。”
阿芳喃喃的说:“我希望六儿姐姐平安无事。师傅对我们这么好,给我们唱歌,请我们喝酒,把我们当做朋友相处,如果因为喝啤酒出了事,就太不公平了。”
我认真的看着阿芳:“善良的人会有善报,六儿肯定不会有事。师傅回来后我们就一起到医院里看望六儿。”
在那一刻,没有宗教信仰的我在内心里默默的向上天祈祷着:“全能全知的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请您用公正回报善良,用福报回报有忠诚信仰和正直人格的扎西师傅吧。”
等待让时间变得漫长和煎熬,短短的半小时如同半个世纪。就在我们准备拨打阿乐的手机询问情况时,扎西师傅迈开着两条长腿朝我们急冲冲的奔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扎西师傅紧张的看着我们。
我和阿芳轻松着摇着头,看到我们无恙,扎西师傅平静了许多,他一边把啤酒瓶和垃圾全部收到箱子里,一边告诉我们:医院很近,六儿送进医院里输了氧,挂了水,他和阿乐一起守着六儿,看着六儿脸色和精神都好起来,因为担心我们继续喝啤酒出现问题,所以赶着回来给我们消息。
师傅带着我和阿芳赶到医院的时候,六儿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里插了输氧管,手背上打着吊针。在阿芳的里侧还有两张病床,两个面孔黑黑的藏族人正在里面输氧,他们好奇的打量着我们。阿乐站在六儿的床边,紧张感还没有完全从他的脸上消退。倒是六儿,脸上如同皮疹般的红潮全部褪去,眼睛里也有了神采。看到我们,憨憨的笑容有些羞涩:“让你们担心了。”她轻声说。 我抚摸着她的面颊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回到酒店里的时候,越躺越难受,血往脸上涌,心跳得发慌,闷得不行。阿乐吓坏了,和师傅一起把我送到这里后,医生训斥我们胆大,居然敢在高原上喝酒,他太会吓唬人了,说有的游客就是因为在高原上喝酒送了命,结果把阿乐吓哭了。”我们都笑起来,阿乐也不好意思的笑,对我们说:“你们没看到她刚送来的怂样,气都喘不匀了,现在倒挺能说的。”
阿芳从另一侧握住六儿的手,满脸的无限羡慕:“能让男人为自己哭,六儿姐姐,你们的爱情真让人感动喔。”
看到六儿没有大碍,我们都轻松了很多。因为六儿还有两瓶吊水,我和阿芳先回到了酒店休息,扎西师傅和阿乐在医院里守护着挂水的六儿。
当他们一起回到酒店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已经恢复了体力和精神的六儿到我们的房间报平安,同时向我们描述她如何无可忍耐医院没有人性化的管理和设备:“医院里居然没有卫生间,如果想解决就要到很远的地方,再不然给你只盆子。你想想,里面就是两个藏族的病人在吸氧,就算没有,那个场合根本也不方便啊。所以剩下的半瓶水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坚持了,阿乐想让我吊完,我说我都好好的了,还费那个劲干嘛,所以拔了针头我直接就跑着找厕所了。”
我和阿芳笑得前仰后合。大笑之后,阿芳抱着六儿兴奋的说:“看到你好好的真好,咱们明天可以一起正常出发了。”
但是事情总是一波三折。
第二天一大早,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和阿芳整理完毕准备出发,阿乐和六儿住在隔壁,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我试着敲了敲房门,并没有应声而开,再敲,就听到阿乐恍然从梦中醒来的惊呼:“喔,睡过了。”他踏着鞋蓬着头打开一条门缝探出了脑袋:“夜里六儿难受了一夜。”
我们的心又紧紧的揪了起来。
再朝西行,将是阿里地区的狮泉河。接下来的七八天行程,会是大片大片的无人区和荒郊野岭,高原的海拔又在上升,六儿孱弱的身体在余下的行程中能够坚持下来吗?
在驶往阿里的路途中,阿乐轻声的对扎西师傅说:“到了县城,你把我们先送到医院,我很担心六儿。”
阿乐的声音很轻,但落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上,却倍感沉重。
最终,在狮泉河的阿里大酒店里,供养设备让整个房间充盈着满满的氧气,充足的氧气让六儿看起来生机盎然。我们和阿乐讨论着行程能否继续的话题,六儿躺在床上休息,她很不满意的说:“我跟他争论我的身体能行,可以走完这条大北线,可他坚持不同意,还把我爸我妈亲友都搬了出来劝我。”
阿乐看着扎西师傅,看着我和阿芳,认真而又肯定的说:“后面行程的无人区海拔高,走上一天都遇不上人烟,更何况医院和救治。我可以拿整个世界冒险,但我没有办法拿她来冒险。这个险我冒不起,也不敢冒。”
六儿无可奈何的看着阿乐,又充满歉意的看着我们:“你们看看,他就是那么犟。答应陪我走阿里的是他,带我中途离开的还是他。”
阿芳深深的从胸腔里喟叹:“六儿姐姐,那都是因为阿乐哥哥太爱你,太在乎你啊。”
扎西师傅自责的垂下脑袋说:“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
阿乐和六儿说:“不,不怪师傅,你给我们找医院,找医生,陪我们忙前忙后,守着六儿走出医院,给我们买饭,把我们送到这里来,我们懂得感恩。”
阿芳的泪光在眼里闪动:“六儿姐姐,阿乐哥哥,我会想念你们的。”
阿芳抱住了六儿,我拥住了阿芳和六儿,阿乐也拥抱了上来,扎西师傅用他宽阔的手臂把我们都围抱了起来。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深沉而又浩瀚的爱,像爱情,像友情,像亲情,更像一种纯情。
在这个高海拔的雪域高原,所有的事物都被纯粹,铸炼,提升,用灵魂坦诚相见的朋友消失了年龄,性别,民族,只有如同雪川般圣洁而又美好的爱。
如果有爱情,一定是六儿和阿乐那般的模样。
如果有大爱,一定是我们三个民族拥抱在一起的模样。

评分

参与人数 2铜钱 +60 大洋 +23 金币 +7 收起 理由
灵璧曙光 + 40 + 15 + 5 支持原创美文,我读我喜欢!
杏坛使者 + 20 + 8 + 2 灵璧家园有您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0

主题

1395 小时

在线时间

4

钻石

辛勤园丁

杏坛使者吕老师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辛勤园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

UID
106
铜钱
46707 串
大洋
30944 块
金币
3232 枚
精华
10
帖子
2404
情感状态
已婚
交友目的
寻找心灵的慰藉,品味心灵鸡汤。
星座
射手座

已领礼包: 1022个

财富等级: 财源广进

发表于 2019-7-31 18: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你不是正能量,请提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692

主题

7665 小时

在线时间

41

钻石

家园管家

独来读网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家园元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

QQ
UID
5
铜钱
142466 串
大洋
76226 块
金币
28913 枚
精华
21
帖子
26147
情感状态
孩子他们爹
交友目的
星座
天秤座

已领礼包: 5515个

财富等级: 富甲天下

发表于 2019-8-2 1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成的旅途,六儿和阿乐因为爱情向往阿里,去了阿里,却没有到达阿里,着实是一个小遗憾~
真挚博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您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客服QQ:83033701|微信平台:lbjiayuan|家园QQ群:38282682|手机版|举报中心|灵璧家园网 ( 皖ICP(备):14019822-1号

|人工智能